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國務院部署破局擔保業死循環 內控與配套制度不足

發布時間:2015-08-14 閱讀次數:2023次

           來源:上海證券報       作者:高翔                      

 ⊙記者 高翔 ○編輯 顏劍

  擔保行業改革與發展再獲高層部署。

  7月31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加快融資擔保行業改革發展。繼去年12月19日國務院召開全國促進融資性擔保行業發展經驗交流電視電話會議后,擔保行業再獲高層關注。

  這固然是融資擔保業的利好,但也折射出前期擔保業在分散風險、破解小微企業和“三農”融資難題上并未達到各界的預期。

  接受上證報記者采訪的行業人士與政府官員表示,只有建立起政府、銀行和擔保機構共擔風險的可持續合作機制,方能走出目前銀擔合作不對等、擔保業展業空間逼仄的死循環。

  不對等的銀擔合作

  “別的地方我不清楚,至少在我們市,還在為中小企業做擔保的公司已經屈指可數。”面對記者,華東某市一家上市公司旗下的擔保公司總經理王潔略帶無奈地說。

  她說:“目前行業的一個突出問題就是,銀行和擔保公司的合作不對等,沒有風險分擔機制,借款人一旦違約,擔保公司需要承擔所有損失。”

  她對記者介紹說,政府確實通過減免稅費、財政補助等方式來激勵擔保公司,但對擔保公司經營過程中產生的風險則缺乏相應的配套機制和分攤措施,基本要擔保公司獨自承擔。

  例如,銀行推薦一家企業給擔保公司,后者收取3個點的保費,企業一旦出險,擔保公司需要全額代償,后續還需獨自完成追償。“既然客戶是銀行推薦的,難道銀行在考察、評估項目上就完全沒有責任嗎?對不良貸款就沒有追索的義務嗎?”王潔反問道。

  該市擔保公司主管部門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風險由擔保公司獨自承擔,很容易造成銀行將不良資產或潛在的償債風險轉嫁至擔保公司。通俗地說,好的客戶銀行自己留著,資質較差的客戶再給擔保公司――這是一種不對等的合作關系。”

  一些擔保公司在開展業務時還會要求反擔保,但反擔保措施也普遍存在變現力弱、可執行力不強、執行成本高等問題。在擔保公司獨自承擔風險的情況下,按照目前的費率(一般為2%至3%),若有一筆業務出現代償,擔保公司需要在不出風險的前提下做同等額度的30筆以上業務才能彌補損失。

  原本客戶的資質就不佳,與銀行的合作也不對等,再加上企業風險在經濟下行周期加速暴露,擔保公司的經營空間變得十分逼仄,“為中小企業和"三農"擔保根本不賺錢”。

  為了生存,擔保公司只能另尋出路,在其他細分領域尋找商機,如車貸、高額工程保函、訴訟保全擔保、P2P網貸等。“走得較遠”的擔保公司已經觸碰了法律紅線,非法吸存并經營放貸業務,成為民間高利貸的中轉站。

  上述主管部門負責人對記者表示:“非法吸存是法律紅線,不能觸碰。至于擔保公司的差異化經營,我們的態度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也希望擔保公司能活下去,形成差異化競爭局面,能賺些錢反哺主業;另一方面,也擔心這偏離了擔保服務小微企業和"三農"的初衷。”

  內控與配套制度不足

  行業配套制度尚不完善,自身內控管理也不到位,擔保公司的現狀可謂是內外交困。

  擔保業的司法保障尚不完善已為業界所爭議。業內人士,這體現在企業一旦不能償還貸款,擔保公司需要獨自追償不說,其與企業的債權糾紛屬于一般性的民事案件,不能享受優先受償,受償順序不如銀行。

  而目前,大部分融資性擔保公司仍未接入央行征信系統,則會使得擔保公司的保前調查成本高企。

  此外,許多地方雖成立了國有的政策性擔保公司,但上述主管部門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目前尚未形成國民合力的擔保機制。國有擔保公司本應發揮政策性作用,但現實是這些公司承擔著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任務,風險容忍度不見得比民營擔保機構來得寬,其行為方式就與民營機構沒有差別,也沒有改善市場失靈的狀況。”

  目前,不少省份也成立了政策性再擔保公司,旨在發揮政府資金的杠桿作用,放大擔保機構的擔保倍數,分散擔保機構的風險。但王潔認為,目前的再擔保機制還存在門檻較高、區分資本屬性、覆蓋面不足等問題。再擔保公司僅與擔保公司有風險共擔機制,銀行承擔部分代償依舊難以執行。她本人所在的機構就沒有加入該省的再擔保體系。

  針對此現狀,7月31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就提出,要對政府性融資性擔保和再擔保機構減少或取消盈利要求,適當提高對小微企業和“三農”擔保貸款的風險容忍度,推動降低擔保業務收費標準。此外,要設立國家融資擔保基金,推動政府主導的省級再擔保機構在3年內實現基本全覆蓋。

  除了外部環境,擔保公司自身的制度建設和人才隊伍也存隱患。一位省級擔保協會會長對上證報記者表示:“根據我們抽查部分業務檔案的情況,大部分擔保公司保前調查過于簡單,未對被擔保人和反擔保人的償債能力進行實質性調查,遑論保時審查和保后檢查。擔保合同相關要素未填寫完整、資料缺失、沒有建立擔保項目檔案的情況不是個案。人才隊伍建設同樣堪憂,試想一家擔保公司不做主業,年輕的業務員做的全是短期過橋貸款,如何培養他們的專業金融素養?”

  可持續的風險分擔機制

  在7月3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的加快融資擔保行業改革發展的5條建議中,排在首位的是“探索建立政府、銀行和融資擔保機構共同參與、共擔風險的可持續的合作模式”。具體的操作模式是,鼓勵有條件的地方設立政府性擔保基金,對銀行業金融機構擔保貸款發生的風險給予合理補償。

  上述主管部門相關負責人對上證報記者表示:“擔保業如果要走出過去的死循環,必須上下形成共識,即小微企業增信屬于公共產品,需要銀行、政府和企業合力破解難題,政府的主導作用要加強。過去的事實證明,僅靠商業化運作是難以為繼的,銀行的門檻過高,合作方式不對等,風險分擔機制缺失,小微企業的壓力并未減輕,擔保公司也因主業空間狹窄而劍走偏鋒。我想,國務院常務會議所確定的思路是正確的。”

  除前述舉措外,國務院常務會議還提出要以省級、地市級為重點,以政府出資為主,發展一批經營規范、信譽較好、聚焦主業服務小微企業和“三農”的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要加大財政支持,落實對融資擔保機構免征營業稅和準備金稅前扣除等政策,依法為其開展抵(質)押登記,提供債權保護和追償協助,維護合法權益。

  我國臺灣地區的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的經驗或值得借鑒。1974年,石油危機、通貨膨脹使得臺灣企業生存困難,臺灣的財政主管部門成立了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臺灣行政當局是基金的主要發起人和出資人,發起時行政捐助比重為60%,至2010年末累計捐助比重已達80.2%。

  值得一提的是,基金不實行全額擔保,擔保比例平均為80%,這意味著當擔保貸款發生代償時,銀行需要承擔20%的風險損失。浙江一位股份制銀行人士表示:“由于銀行也需承擔部分損失,就使得銀行會加強對企業的經營和財務狀況的監測,不至于將"爛果子"都留給擔保公司,同時也能提高貸款的安全性,使得基金能持續運作下去。”

  去年11月24日,浙江臺州首先試水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初創設立規模為5億元,其中政府主導出資4億元,當地7家銀行捐資共1億元。按照規定,5億元基金經放大后,可為小微企業提供50億元的信用擔保額度。由信保基金擔保的貸款一旦出現風險,信保基金承擔其中80%的風險,貸款銀行承擔20%的風險。

  與臺州相鄰的溫州也計劃實行這一模式。記者了解到,溫州市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有望本月底投入運作,初設規模為10億元,計劃由市本級政府出資4億元,鹿城、龍灣、甌海區政府及溫州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合計出資4億元,銀行業金融機構捐資2億元。通常情況下,信保基金代償保證額度的80%,銀行承擔其余20%,基金代償比例可根據經濟景氣狀況及銀行信保業務風險狀況進行適度調整。

  該基金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基金能否真正起到作用,取決于政、銀、企三方是否能形成互利共贏的局面,政策性與商業性能否有機結合。”

哪里看德扑直播